点击阅读全文

以权谋妻,督军夫人不想当也得当

小说叫做《以权谋妻,督军夫人不想当也得当》,是作者“一壶烟酒”写的小说,主角是江宁耀宗。本书精彩片段:最喜欢食物在她手里,越来越美味的过程。她心头就有气,一咬牙,脱口而出。“你不配!你只是他的马夫!而且你喜食大蒜,口味重,吃不出来鲈鱼的腥味!”皮衣男不可思议地一怔。全被说中了!要是这丫头再发现些什么……尼玛!不能留这丫头活过今天晚上!!但在这时...

以权谋妻,督军夫人不想当也得当 在线试读

江宁的手腕差点被拍脱臼了,疼得她脸色发白。

她最宝贝的就是她的手。

最喜欢食物在她手里,越来越美味的过程。

她心头就有气,一咬牙,脱口而出。

“你不配!

你只是他的马夫!

而且你喜食大蒜,口味重,吃不出来鲈鱼的腥味!”

皮衣男不可思议地一怔。

全被说中了!

要是这丫头再发现些什么……尼玛!

不能留这丫头活过今天晚上!!

但在这时。

摇椅里的男人合上怀表,发出轻微的“铛”的一声。

就见副官拉拽起胖大叔,推给另一名手下先行带出去。

然后副官给了“全都出去”的眼神。

当替身的马夫,立马两腿一收,应了声是,带着其他人一起往外退。

宽敞的客舱里。

几秒钟的时间。

就只剩下江宁和副官,还有摇椅里的男人。

江宁反而更加局促不安。

男人在打量她,明目张胆的用目光揶揄她,意图不明地朝她走来。

她不由往后躲,想跟这男人保持距离。

可他拽住她差点脱臼的手腕,不断用力往关节处挤压。

痛。

剧痛!

江宁霍一下明白过来。

这男人不满她躲着他,故意用这种方式惩罚她警告她。

她要是还敢躲,他就废了她的手。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马夫,发现我马夫的喜好?”

男人问,掀启着凉薄的唇。

“我…我……”江宁的手腕太疼了,不得不频频抽气,说不出话来。

男人这才松了三分力道,但没有松开她的手腕。

她只好照实说:“鲈鱼的腥味并不重,口味极为清淡的人,才会挑剔。”

“马夫说话的时候,嘴里却有茶叶味和蒜味。”

“所以你才是主子。”

“马夫对蒜味钟爱之极,没法管住嘴。”

“就在吃了大蒜后,嚼了些茶叶,以免口气太重,惹你不高兴。”

“马夫的身上还有草料的气味。”

“货舱里的那匹马,就是马夫在照顾。”

她常年和各种食材调料打交道,把嗅觉和味觉练得那叫一个灵。

那匹马上船的时候,她恰巧瞥了一眼,正经从国外来的汗血宝马,不比那块怀表便宜。

她之所以认得名表和宝马。

都是因为宜新饭店名气越来越大,慕名而来的有钱人越来越多。

她见多识广,自然而然。

但她说不上来他为什么要让马夫扮替身。

这也不关她的事。

不过……他一定还想知道,她是怎么发现,他尝过她做的清蒸鲈鱼。

她索性一并说了。

“你袖口沾的汤汁是我调的,颜色比胖大叔调的深一些。”

男人微垂目光看看袖口。

当真有一滴汤汁。

他自己都没注意到。

这女人脑子好使眼睛尖,还长了个狗鼻子。

怪有意思。

“赏你了。”

他放过她的手腕,把怀表抛给她。

江宁却将怀表还回男人手里,清清冷冷说:“我不要。”

这男人邪乎得很。

得了他的东西,她不得天天晚上做噩梦??

江宁就想走人了,去看看胖大叔的伤。

她带了些药。

虽然不是她家祖传,她家医术到她阿爸手里就废了。

但都是姆妈专门给她备着路上应急的,有金创药,止疼药……“啊!!”

江宁失声尖叫,脸上刷一下全白。

男人长得人畜无害,却原形毕露般,眼睛敛起充满掌控欲的冷戾目光。

他把她摁在墙上,一把扯开她的西装和衬衣,贴着她的肌肤,将怀表往她的裹胸里塞。

江宁胸前一凉,脑仁就要炸了。

“你住手!

马上放开我,放开我!!”

小说《以权谋妻,督军夫人不想当也得当》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